.
通知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 解密屠呦呦获诺奖:灵感来自惠州罗浮山古医书

解密屠呦呦获诺奖:灵感来自惠州罗浮山古医书


   
    青蒿作为治疗疟疾的药物早在东晋,就由道教理论家、医学家、炼丹家葛洪在罗浮山提出了。    
        
瑞典卡罗琳医学院10月5日宣布,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中国中医科学院的药学家屠呦呦等三名科学家,以表彰他们对疟疾等寄生虫病机理和治疗的研究成果。值得一提的是,屠呦呦分享了这份诺奖的一半,“以表彰她对治疗疟疾新药的发现”。
    屠呦呦生于1930年,85岁的她仍活跃在科研和教学工作中,目前担任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终身研究员兼首席研究员。2011年,她因发现青蒿素而荣获美国拉斯克奖。这一大奖在世界医学界也具有很高的声誉,其获得者有近四分之一后来获得诺贝尔奖,被认为是“诺奖风向标”。
    也许很多人不知道,青蒿作为治疗疟疾的药物早在东晋,就已经由道教理论家、医学家、炼丹家葛洪在惠州罗浮山提出了。


屠呦呦和《肘后备急方》
 
    据媒体报道,在2011年的美国拉斯克奖颁奖典礼上,屠呦呦曾表示青蒿素的发现是中国传统医学给人类的一份礼物,在研发的最关键时刻,是中医古代文献给予她灵感和启示。她说的中医古代文献就有东晋葛洪在惠州罗浮山创作的《肘后备急方》。这其中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


 

      1969年,屠呦呦被任命为“523”项目中医研究院科研组长。通过翻阅历代本草医籍、四处走访老中医,屠呦呦终于在2000多种方药中整理出一张含有640多种草药、包括青蒿在内的《抗疟单验方集》。可在最初的动物实验中,青蒿的效果并不出彩,屠呦呦的寻找也一度陷入僵局。
 
青蒿
        青蒿问题出在哪里?屠呦呦从葛洪的《肘后备急方》获得了“诺奖级别”的灵感:“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她马上意识到,高温可能会破坏青蒿中的有效成分,她随即另辟蹊径采用低沸点溶剂进行实验。这本古代医书究竟有何渊源呢?

葛洪和《肘后备急方》
 
    《肘后备急方》由东晋葛洪著。至于青蒿素,仅仅是《肘后备急方》中不起眼的一处记载。若不是屠呦呦的火眼金睛,这种治疟神药很有可能还深埋在故纸堆中。如今罗浮山朱明洞洗药池旁,就矗立着一块“青蒿治疟之源”的石碑,以纪念葛洪的伟大贡献。


 

      举凡名医,必有一段艰难的求学历程,以其超人的毅力去探索和学习。葛洪自幼十分好学,沉着稳重,从不与别人嬉戏贪玩,经常写字、抄书直到深夜。13岁时,他父亲去世了,家境败落,十分贫苦,就靠上山砍柴换取文具,用来学习。《肘后备急方》由葛洪摘录其共100卷的医书《玉函方》中可供急救医疗、实用有效的单验方及简要灸法汇编而成,是我国第一部临床急救手册。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可以放在手肘后面,带在身边,随时拿出来救急使用”。此书中他尤其强调灸法的使用,用浅显易懂的语言,清晰明确地注明了各种灸法的使用方法,只要弄清灸的分寸,不懂得针灸的人也能使用。《葛洪肘后备急方》序中说到,“穷乡远地,有病无医,有方无药,其不罹夭折者几希。丹阳葛稚川,夷考古今医家之说,验其方简要易得,针灸分寸易晓,必可以救人于死者,为《肘后备急方》。
 

 
      葛洪晚年常住罗浮山,皆因“篱陌之间、顾盼皆药”。自古以来,罗浮山都是天然的药材宝库,是历代文人仙士向往的福地。秦始皇派安期生到罗浮山寻找长生不老药;武则天派一品大监在黄龙洞附近建平云阁,合成不老仙丹;据统计,罗浮山现有植物3000多种,比重占全省近30%,其中药用植物1200多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达20多种。如今享誉东南亚的“罗浮山百草油”便是由罗浮山68味草药和11种植物精油制成。

相关知识:屠呦呦和“中国神药”青蒿素
 
    疟疾是世界性传染病,每年感染数亿人,并导致几百万人死亡。上个世纪60年代,引发疟疾的寄生虫——— 疟原虫对当时常用的奎宁类药物已经产生了抗药性,影响严重。1967年5月23日,在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国领导人的亲自指示下,中国政府启动“523项目”,旨在找到具有新结构、克服抗药性的新型抗疟药物。


 

        在当时极端艰苦的科研条件下,中国7个省市、60多家科研机构、超过500名科研人员协力攻关。屠呦呦所在的团队于1969年参加 “523项目”。1971年,屠呦呦受到中医药典籍启发,提出用乙醚低温提取青蒿有效成分,并且报告了青蒿提取物的抗疟效果。次年,“523项目”研究人员成功提取了高效抗疟成分青蒿素。
    青蒿素及其衍生物青蒿琥酯、蒿甲醚能迅速消灭人体内疟原虫,对脑疟等恶性疟疾有很好的治疗效果。青蒿素类药物可口服、可通过肌肉注射或静脉注射,甚至可制成栓剂,使用简单便捷。但为了防范疟原虫对青蒿素产生抗药性,目前普遍采用青蒿素与其他药物联合使用的复方疗法。
    作为“中国神药”,青蒿素在世界各地抗击疟疾显示了奇效。2004年5月,世卫组织正式将青蒿素复方药物列为治疗疟疾的首选药物,英国权威医学刊物《柳叶刀》的统计显示,青蒿素复方药物对恶性疟疾的治愈率达到97%,据此,世卫组织当年就要求在疟疾高发的非洲地区采购和分发100万剂青蒿素复方药物,同时不再采购无效药。


 

       “中国神药”给世界抗疟事业带来了曙光。世界卫生组织说,坦桑尼亚、赞比亚等非洲国家近年来疟疾死亡率显著下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广泛分发青蒿素复方药物。仅在赞比亚,由于综合运用杀蚊措施和青蒿素类药物疗法,2008年疟疾致死病例比2000年下降了66%。
    据世卫组织统计,截至2009年年底,已有11个非洲国家的青蒿素类药物覆盖率达到100%,另有5个非洲国家覆盖率为50%至100%。而在2005年,仅有5个非洲国家的青蒿素类药物覆盖率为50%至100%。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评选委员会主席齐拉特评价说:“中国女科学家屠呦呦从中药中分离出青蒿素应用于疟疾治疗,这表明中国传统的中草药也能给科学家们带来新的启发。”她表示,经过现代技术的提纯和与现代医学相结合,中草药在疾病治疗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是很了不起的。
   (文章来源于南方网综合新华社、光明网、法制晚报、惠州日报、东江时报、南方日报等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