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知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 非遗不该仅是博物馆的“研究对象”

非遗不该仅是博物馆的“研究对象”

2015-10-09  来源: 四川日报(成都)
 
        大约七八年前,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拜访了一些专门拾掇老物件的收藏家。让他倍感唏嘘的不仅仅是藏品,还包括这些器物的命运:它们如今只能以“藏品”的方式存在着。这种存留中,既写着收藏家的血泪,更令人不无遗憾地感到,我们曾经的生活方式与大众现实生活之间的疏离。
    9月20日,作为那次拜访的“副产品”,中国美术学院民艺博物馆亮相杭州。用当地媒体的话讲,开馆仪式如同“一场很特别的明星见面会”,主角是民艺博物馆,见证人包括设计者、日本著名建筑师隈研吾,以及艺术、学术、建筑等领域众多大腕。蒙蒙江南烟雨中,开馆展“天工开物——江南乡村工艺的世界”如期而至——100张椅子,100扇窗格,100件日常生活器具,48000余件皮影及相关的工具、乐器、抄本,将参观者带回充满江南风韵的旧时光里。
    最近十多年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在国内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传统手工技艺”自是其中的重要部分。然而历经多年的喧哗与骚动,却有学者不无悲观地表示,非遗保护只是让它们的衰亡“变慢了一点”,因为这些“前工业时期民间社会的生活方式”,如今已基本成为保护、欣赏、展览的对象,远离了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设立了非遗名录,遴选出对应的代表性传承人,依然难以扭转这一局面。
    原因当然有不少,不过在笔者看来,缺少年轻群体的关注,或许是难以回避的症结。近日第五届成都国际非遗节举办,笔者几度前往各个主会场、分会场,发现参观者竟以中老年群体居多。年轻人不关注,今后何来“继承”、“发扬”之说?试看近年来风靡神州的青春版《牡丹亭》,不就是因为在年轻人中得到广泛响应,从而使得昆曲这项古老而雅致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重获新生的吗?当然,传统手工技艺或者说“民艺”,也包括其他类别的非遗,其实近年来正在走进高校。不过根据笔者的观察,它们多以“研究对象”的名义存在,往往只受到少数专家学者及其研究生学术层面的关注。因此,此番民艺以“博物馆”的集群效应亮相高校,应当有助于年轻学子对相关文化现象予以普遍而切近的了解,其功用自非作为学术圈内的“研究对象”可比。
    建成民艺博物馆,让年轻学子亲炙亲尝,是否意味着万事大吉?并不见得。“展示”是博物馆的直观功能,然而对于民艺这样的非遗来讲,展示绝非终极目标,如何呈现其“非物质”的层面,才是主事者更应关注和思考的议题。在这点上,国内相关机构的探索尚显不足。
    笔者曾造访与民艺博物馆同处杭州的浙江省博物馆,其中的常设展厅“意匠生辉——浙江民间造型艺术”令人叹为观止,详尽陈列了雕塑、剪纸、编织、织染等浙江民间手工艺品,可惜仅止于作品展示。中国美院民艺博物馆的开馆展,似乎也有重“物质”轻“非物质”的问题。其实,记录、保护、传承其工艺流程,才是维护民艺生命力的关键所在。例如成都蜀锦织绣博物馆,就专门摆放着数台蜀锦织机,每天特定时段有织工现场操作,由讲解员向观众介绍蜀锦织造技艺。
    如果继续提高要求,我们还应该认识到,器物及其工艺背后,还承载着一整套价值观念、生活方式、文化传统——它们同样正在离年轻人远去。对于今人来讲,民艺不应仅仅作为“文化产业”来制造新的经济增长点,还需探寻其对现代物质及精神生活的启发意义。民艺博物馆开馆仪式上,许江同时宣布中国美院将成立“手工艺术学院”。两者互相配合,对于民艺技艺、民艺精神在年轻一辈中的传承与光大,将可能成为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作者余如波)